第四根肋骨 ——(犯罪心理画像小说)第一章刑警周子木

  侦查人员的工作有时在进行一半时还毫无进展;有时他们能破获难解之谜出色完成工作,这意味着成功;还有时辛苦一番却毫无所获。

  ——现代侦查学创始人,奥地利汉斯.格罗斯博士《刑事侦查》

  夜色如水。喧嚣的颖安市此刻被夜色笼罩,人们褪去一天的疲惫,沉浸在梦乡之中。城市的长明灯下,白日里的滚滚车流只剩下星星点点的车灯在风中摇曳,宛如夜精灵般。整个城市随风入夜,夜凉如水,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逸与祥和。

  凌晨两点,解放西大街的“魅惑夜总会”熄灯关门。随着醉熏熏东摇西晃的客人们离开,夜总会里七八个穿着时尚,面容娇媚的“公主”走了出来,在门迎小姐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离开了。

  这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使得门迎小姐循声望去。那是一裘散发着慵懒、冷艳和妩媚的高领、细腰、盘扣、滚边的旗袍,一种来自时光深处摄人心魂的魅惑让门迎小姐感到一种身为女人的挫败。这一刻,仿若时光倒退,梦回民国之风。

  正所谓“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旗袍,是狐狸精的铠甲,从蒲松龄的《聊斋》里,袅袅娜娜地走来,如空谷幽兰、古韵昙花,其天生的名字就是女性的,其内附着中华魂魄的衣玦里,可以让人品味世俗的一阵心情,一种表情。应该说唯有中国的女子才可配得上旗袍。

  女子玉手扬起点燃一支香烟,优雅地吐出一个烟圈后,晃动着欣长的身姿,姗姗款款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颖安市东大门三十公里处便是黄河高速,如若驾车疾驰在这条高速上,蜿蜒千年的黄河水便尽收眼底。颖安市自秦朝之时便是西北边陲的军事要塞,千年黄河水见证了中国历史朝代的兴衰与更替,也见证了千古颖安的崛起、发展、繁荣与衰败。新时代的颖安更是向着美丽、繁荣与富强前进。

  高速路下的黄河浮桥上,一个身影缓缓地走了过来,略微停顿一下后,但听咕咚一声,一道水花溅起,一块黑乎乎的东西自那个身影下飞快地落入河水之中,伴随着荡涤开来的波纹渐渐地恢复了平静。静谧之中,汽车发动机响起,不多时,一切恢复了如初,黄河水依旧在月光下静静的流淌。

  没有人会知道,自这一天开始,建国以来颖安公安史上最血腥的较量拉开了帷幕。

  颖安市公安局兴州区分局刑警大队。

  周子木此刻正歪着脑袋,慵懒的躺在电脑椅上,电脑桌上的烟灰缸内堆满了烟头,旁边则是一块啃了一半的肯德基虾堡,对面的电脑屏幕上一张惨白森然的面孔在黑色长发下霍然而出,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一道血芒飞出,整个电脑屏幕黯淡下来。

  随即他长长吐出一口气,低骂一声,用力的摇摇头,右手食指点了点鼠标,电脑彻底黑了屏。

  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3点,周子木虽然疲惫却没有一丝的困意,他睡不着,并不是因为刚才看了恐怖片,而是因为这几天正在侦办的一起故意杀人案件。办公室里配备了两台可以链接互联网的电脑,平时需要查一些有助案件或者办公的材料时会用到,当然晚上备勤时也可以看看电影、上上网放松一下。

  “9.28入室抢劫杀人”案件发生后,周子木便一直在单位没有回家,而让他郁闷的是“9.28”案件发生那天正是他的班。仿佛是命运的刻意安排,自周子木干上刑警这份职业时,只要是他值班发的命案,就没有一个很顺利破获的。“9.28”同样如此,甚至比起以往他侦破的命案都要棘手。

  “还有什么环节遗漏了?” 周子木脑海中将这两天的侦查工作在脑海中一一盘点,确定没有遗漏,这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起手机向办公室外走去。

  刑警大队楼道内灯光昏暗,迎着昏暗的灯火,周子木伸了个懒腰准备上三楼的备勤室休息,这时,不远处办公室的灯光投射过来,门开了,走出一名身材中等,体态健硕的年轻男子,这男子一看到周子木,先是一愣,接着嘿嘿一笑道:“周队,你又看恐怖片呢?”周子木轻轻一笑:“知我者,高畅也!”

  “看的啥恐怖片呀,欧美的?日本的?韩国的?还是泰国的,听说现在泰国的恐怖片很恐怖,尤其像什么降头术一类的,反正我是不会看的!”高畅说着,身体微不可查地一颤。

  周子木嘴角扯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不错,你还知道降头术。胆子大了许多嘛。我就很奇怪,你一个七尺男儿,又是刑警,血腥的命案现场都不怕,为何害怕看恐怖片。再说了恐怖片都是经过艺术加工用来消遣时光的一类电影,并非想象那么恐怖。而且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真正恐怖的是活人,有思想的活人。”

  “死人我是不怕,反正就是不看恐怖片!”高畅嘟囔一句跟了上去,右手从裤兜了掏出了一块士力架,嘿嘿一笑:“周队,来根士力架,扫除饥饿。案件发生后,你已经三天没有回家了,今天又熬夜了,补补营养!”接着他略微一顿,缓缓说道:“其实兄弟们都知道,你看恐怖片是为了让大脑得到休息。”话一出口,周子木目光先是一顿,接着心头一暖。只要案件侦查特别是命案遭遇瓶颈时,自己便会猫在办公室里看恐怖片,这已经成了刑警队公开的秘密。

  看恐怖片是周子木释放心理压力的特殊方式,特别是案件陷入僵局之时,周子木便会在静谧的夜晚看上一部甚至几部恐怖片来将已经堵塞的脑袋清空。恐怖片中受害人惨死的状态、方式,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及音乐特效可以让周子木陷入一种忘我的状态,暂时可以让他忘却案件使大脑得到一种“休息”。更重要的是看恐怖片的过程犹如破案一般,在抽丝剥茧、层层拨开迷雾当中接近真相,尽管有些恐怖片的结果没有真相,但那种探寻结果与真相、血脉喷张、心跳加速的过程却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当然这样的减压方式一两次可以,但是次次如此,便是饮鸩止渴,时间久了,周子木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心理变态了,而周围同事好像也有这样的认同。

  其实,警察作为社会当中的一种职业,作为社会人当中的警察,在面对丑恶犯罪之时,尤其是面对极为血腥、残酷的刑案现场时,由最初的作为人的本能反感、不适应、恶心、痛苦,承受巨大心理压力,到逐渐适应,甚至是麻木,可以说是经历了一次次的心理扭曲、变态,最后练就了“变态心理”。

  有机构做过测试,一个新任职的警察在他任职的最初三年里见到的社会丑恶现象比普通人一生中见到的还要多,而作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兼重案中队中队长的80后警察周子木在从警十三年里,见到的阴暗面、血腥场景以及经历的生死考验比普通的警察更多,其心理的承受能力绝非一般,但自己的情感、精神状态、行为也在处于无休止的耗竭状态中,渐渐变得有些麻木了。十三年从警生涯周子木只休过一次公休,而那次公休还是因为自己的外公去世了。

  原本打算这个“十一黄金周”陪母亲出去转转,也因为“9.28”案件泡汤了,可以想象周子木对于“9.28”案件犯罪嫌疑人有多么的恨,不仅如此,这样的恨也包括对嫌疑人作案手段的残忍以及颇为强大的反侦察意识的恨。

  当然这样的恨,也在整个重案中队的队员当中蔓延。在经历了连续的加班、安保任务后,终于迎来一个可以喘息的机会,却被无情的剥夺了,对嫌疑人的恨可以用网络小说当中频率极高的用词来说明,那就是“无以复加”。

  “你这家伙果真戒烟了!小心吃士力架变成胖子,这东西营养太丰富还是你留着吧!”周子木右手推过高畅的手,顺利从兜里掏出根烟来,高畅一看麻利的拿出火机打了火递了过去,他知道周子木并不直接回备勤室休息,而是要问他这一晚上的工作情况。

  “情况如何?”周子木吐出口烟后问道,顺手递给了高畅一根,高畅接过烟并没有抽而是夹在了耳朵上,神色严肃的摇摇头:“这几天调取的视频监控全部看了,没有任何异常。”

  周子木神色一怔,接着有些木讷的点了下头,沉声道:“让图侦的兄弟们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上午10点冯局要听专案汇报!”说完拍了三下高畅的肩膀离开了。

  高畅的身体微微一震,周子木这个动作他太熟悉了,这即是对高畅及团队工作付出辛苦的安慰,也是一种鞭策,意味着接下来的任务会更重了。

  三楼的灯火,比起一楼来说要亮一些,但周子木却觉得颇为晃眼。推开备勤室的门,此起彼伏的打鼾声夹杂着男性特有的汗腥味、脚臭味扑面而来,一个房间三张上下铺,六个人也算拥挤的了。周子木微微皱了眉,鼻子轻哼一声:“这帮小子又没洗脚!”接着身子一歪,四仰八叉的躺了下来,睡了过去。这一天是2016年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