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与发生在酒店的那些事儿(转载)

  当住酒店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明星或许是对酒店最有发言权的人群。有的只偏爱某间酒店的固定一间房,有的必须住在体育设施完备的酒店,还有的在酒店有过惊魂一刻。

  孟庭苇 梦想中的酒店之家

  为了12月18日的《纯真年代》上海演唱会,孟庭苇光前期宣传就来了好几次。记者每次见到她,都会被她的阵容吓到——她的每一次出行必定是举家出动。宽敞的房间里,她坐在沙发上接受媒体的专访,丈夫在一旁上网处理公司事务,儿子小宝弟则开心地摆弄着自己的小画板。她笑眯眯地看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我现在做任何事情都是以他们为重。”正因为此,她选择酒店非常苛刻。

  房间要足够宽敞,便于小宝弟能在其中奔跑、弹跳;床要尽量大,方便儿子和爸妈一起睡。若是去到日本、欧美等国家,孟庭苇还会特意选择带有游戏室的酒店,给小宝弟一个娱乐空间。走进酒店房间的第一件事,是确保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安全的,桌子或床是否有尖角;将刀叉、玻璃烟灰缸、火柴等危险物品拿高;甚至细微到检查落地窗是否有开关。

  孟庭苇最难忘的是泰国苏梅岛Samui Peninsula度假村,她在那里度过了十来天浓情蜜意的蜜月生活。寂静的夜晚,和丈夫漫步在干净的沙滩上,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孟庭苇还喜欢迪士尼酒店。童话般浪漫恬谧的主题式房间、精致的带有卡通设计的盥洗用品小纸盒、整体式喷绘设计的墙面和家具,每一样都让她惊喜无比。孟庭苇爱住新酒店。新酒店可能会使用最新的设备和材料,服务品质、卫生清洁的要求也会维持在一个高标状态。此外,餐厅的东西好吃和交通方便,也是她选择酒店的要求。

  说起心中的“dream hotel”,孟庭苇很兴奋。她梦想建造一幢乡间风味的欧式小楼,房间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三四间,但是每一间都是精心打造的。其中一间会是家庭式的亲子房,房间布置成清亮而梦幻的童话风格,以白雪公主和7个小矮人的故事为图景脉络构建起整间屋子,墙面的彩绘配合房间的设计营造一种森林般的新奇感觉。另一间则是专属于单身客人的禅意空间,以胡桃木色作为主色调,放置石雕的佛像,营造一份浓烈的佛教色彩。还有一个房间会还原巴厘岛的东南亚风情,清凉的海风、浓密的椰林、舒适的SPA池,用白色和原木色的混搭来诠释那种自然和极简的感觉。作为房屋主人的她自己每天接待一些快乐的背包客,大家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她亲手烹饪饭食茶点给大家品尝。当一个旅馆女主人,曾是孟庭苇当歌手之前最大的梦想。

  费玉清 每次都爱住同一间房

  费玉清是个恋旧的人。这些年,他每年必来上海开一场演唱会,成为了雷打不动的规矩。今年的演唱会定在11月21日,他又来了。

  聊起他的酒店经时,费玉清先讲了一个故事。他曾经有辆车,开了10年,最后终于咬牙买了辆新车,把旧车卖掉了。有一次,他出门买东西,在车库停车出来,发现旁边停着的一辆车有点眼熟,绕到后面一看车牌号码,果然是自己那辆旧车。“哎呀,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你,你这些年还好吗?”他轻轻抚摸着车身,喃喃地和车对起话来。

  住酒店也是如此,他喜欢住熟悉的酒店。如果在一个地方住超过3次,以后都会选择同一家。无论旁边新开的酒店多高档多精致,他都不理会,甚至还会记下常住的房间号,每次来都指定要那一间,久而久之,导致所有的服务员都知道了他的喜好。还没等他开口,就会主动帮他选好那间房,配好软硬适中的床垫和枕头。

  他在上海最喜欢的酒店是国际饭店,原因很简单,他第一次来上海就住在那里,后来再来时,有人问他的意见,他懒得想,“就和上次一样吧!”结果次次都住国际饭店。“那里的床比较合我的心意,我认床。”

  费玉清喜欢睡硬床,若是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不说,第二天一早起床,必定会觉得腰酸背疼。每到一个城市,他都会让工作人员帮他测试过酒店的床,才肯入住。

  他最怕住饭店正好遇到人家要装修。他的耳朵有点敏感,一有什么响声就容易惊醒。若睡眠不好,第二天整整一天都没有精神,嗓子也会变得不好。

  除去这个,他对酒店确实没有什么要求,外观好不好看和地段都不是问题。因为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呆在房间里,“吃饭就叫餐送到房间里,或者在附近随便吃一吃,麦当劳就可以。”

  呆在酒店里大多时间也都在看电视。他爱看相声,一个人可以看整整一天,笑得前仰后翻,模仿起赵本山来,也是惟妙惟肖,有的经典桥段甚至还能倒背如流。这是费玉清独特的解压方式。不然高强度的巡回演唱会办下来,精神压力实在太大,“若有个大电视,专门有个相声频道,我就满足了!”

  任达华 住农民家吃猪肉炖粉条

  任达华刚从海口观澜湖的高尔夫球场打完球出来,阳光把他的脸晒得有点微红。他正在拍两部新电影,要从密密麻麻的通告中抽出时间,从香港飞到海口参加“观澜湖高尔夫明星赛”。

  任达华喜欢运动,他们全家的好身材似乎都是在外锻炼出来的。每次出门,他都会挑一个靠近商业区、带有体育设施的酒店,前一点是为了满足太太琦琦的逛街购物欲,后一点是为了自己。他外出必定会带着一个随身包,里面装着球鞋、乒乓球拍等。若是带上女儿共同度假期,对住处又要加上一条硬性标准:附近一定要有孩子可以玩的地方,比如迪斯尼旁边的酒店。

  当然,一个人外出时,又是另外一番情景。他不爱巴黎、不爱纽约,最喜欢的地方是四川、新疆、东北等地。任达华说《中国国家地理》是他的天书,他经常去按照其中的推荐找一个地方,兴冲冲地跑过去,也不住什么五星级酒店,就住在农民家里。“五星级酒店太高高在上,哪会知道下面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他像一个普通游客那样,坐在烧热的炕上,和老乡们一起大口地吃猪肉炖粉条。若是冬天,冻得悉悉索索地去洗澡,像打仗一样,两分钟之后就要迅速搞定,不然会冻僵。

  任达华是个在每次出行之前都会做攻略的人。比如这次是他第一次来海口,出发前,他细细查过地图,详细到哪条公路可以开往三亚、博鳌的位置、海口的风土人情。助理也会帮他找一些有特点的地方,让他作为行程参考。

  他上个月刚住过苏州的一个酒店,提起来依然很兴奋。那是隐藏在巷子里的一个小旅馆,像欧洲的一些小酒店一样,服务并不好,他到达时是晚上11点,饥肠辘辘,想点餐居然没东西吃,房间里连泡面都没,服务员也不太管你。但他依然喜欢那里,“设计很有意思,有太空的元素,电梯里还挂着毛泽东像,好像过去和未来在对话。很好玩很过瘾,也只要几百块住一个晚上。”

  邬君梅 狂热的酒店达人

  邬君梅坐在上海波特曼酒店的咖啡厅里,电话不停地响起,她像个女主人,用很快的语速和她的明星朋友们打着招呼,邀请他们来参加她在九龙山举办的“邬君梅慈善高尔夫赛”。这是她组织的第二次活动,希望为优秀的贫困高中生们筹集一些善款,让他们能顺利上完大学。

  邬君梅说,当她还是小姑娘时,上海最时尚的交际场所如和平饭店、锦江饭店、花园饭店等就留有她的足迹。她幼年时,母亲有个好友在和平饭店当大会计,普通人家难得有条件洗个热水澡,她每周都可以和妹妹偷偷跑到和平饭店里没人住的房间,痛快地洗上一个奢侈的热水澡。“每次都要洗两个钟头还不舍得出来,泡到手指皮肤都发皱发白。”她怀念那时洗完澡在和平饭店喝酸辣汤,听的老年爵士乐队,那是她每周最开心的日子。再大一些时候,父亲常带她去花园饭店的法国俱乐部里玩,打打保龄球、玩斯诺克,或者坐着喝喝下午茶。她的婚宴就摆在了花园饭店,那里充满了她少女时期的欢乐和美梦。也许因为带着这些情感,她总觉得中国最好的酒店是在上海。这些年,她跑来跑去拍戏,去过很多地方,但二、三线城市的酒店总会忽略床垫的质量,导致她总因为过硬的床而无法入眠。

  邬君梅以前很喜欢大大的洗手间。直到有一次,她在北京住进一家酒店,被其中近20平米的洗手间震慑住,喜悦得不行,结果晚上洗澡时,她从浴缸里起身,不小心滑倒在地,因为过于空旷没有抓到一个可以阻止跌倒的障碍物,在地上摔出了很长一段距离,一个脚指甲被连根翻起,流了一大摊血,她躺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被闻讯赶来的经理迅速送往医院。那之后,她再也不敢住洗手间过大的酒店。

  上海新开的高档酒店是一定要去试试的,至少也要去喝喝下午茶图个新鲜。邬君梅有自己的一套挑选偏好。若是去了欧洲,必须住当地有历史的地方、最古老的精品酒店,远离美式规规矩矩的五星级饭店。但若是去了印度,美式五星级则是首选。到日本京都,必定要寻那些有榻榻米的小酒店,花比六星级酒店还多的钱。尽管这常常让她的丈夫很费解,“花那么多钱就为了睡在地板上?”

明星与发生在酒店的那些事儿(转载)

  来源:IGO酒店联盟